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本源 >

[中篇故事] 寻恩记

时间:2021-10-06来源:王在灵沼网

  一起十三年前的劫案,成了安小兰的心病,当年见义勇为的恩人到底是谁?安小兰鼓起勇气发帖寻恩,但随之而来的事情,却扑朔迷离……
  
  1。恩人上门
  
  安小兰是个有想法、有能力的女人,进入职场不过三年,便对商界的游戏规则了如指掌。她觉得只要筹到一笔起步资金,就能大展拳脚,闯出一片天地来。可是她老公王凯胸无大志,前怕狼后怕虎,说什么也不肯卖掉房子来支持她。
  
  这天晚上,安小兰磨破了嘴皮,可王凯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安小兰气坏了,自己怎么就瞎了眼,嫁了这么一个鼠目寸光的窝囊废?她大骂了王凯一通,说让他守着房子过吧,然后就冲出了家门。
  
  当时已是夜里十点多了,月色朦胧街灯昏暗,安小兰心情糟到了极点。她想打个车回娘家,但在街上走了半天,也不见一辆出租车,好在两处离得不远,于是她进了一条小胡同,想抄近路走过去。
  
  可刚进胡同,一个蒙面的男人就跳了出来,拿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压低了声音喝道:“抢劫!别动啊,要不一刀捅了你!”
  
  安小兰吓坏了,就想老老实实交钱保命,但随即想到,包里有她刚借来的五万块钱,这可是她事业的起步金啊。想到这里,她哀求道:“求求你,这是给我妈治病的钱,你把钱拿走了,我妈怎么办啊?”
  
  劫匪一把扯住她的包,安小兰哪肯撒手,叫道:“来人啊,有人抢劫啊……”
  
  话音未落,一个人旋风般冲了过来,一脚踹在劫匪的肚子上,劫匪后退几步摔倒在地。来人上前一把揪住劫匪的头发,骂道:“抢女人算什么本事?来来来,你抢我一个试试儿童癫痫症可以治愈吗……啊——”
  
  安小兰听来人惨叫一声,显然是挨了一刀。她心里一紧,等劫匪打倒来人,自己的钱免不了被抢,而且还得对见义勇为的人负责,万一这人死了残了,自己便会陷入天大的麻烦之中。想到这里,安小兰当机立断,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这一夜,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闪着寒光的匕首,听见那人的惨叫声,整整一夜她都不能安眠。第二天,王凯打来电话,说自己决定全力支持她,同意卖掉房子了。安小兰大喜,立刻全副身心投入到发展事业当中。
  
  时光荏苒,一晃十三年过去了,安小兰的公司已经资产过亿,但她的身体状况却越来越差。一次,安小兰在参加一个重要会议时,竟然当场晕了过去。
  
  医生说她因长期休息不好,以至于身体各项机能都出了问题,尤其是心脏不堪重负,再这样下去,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医生对症下药进行治疗调理,但却收效甚微,安小兰仍然每晚从噩梦中惊醒。
  
  这十三年来,安小兰几乎每晚都是这么过来的。无论吃了什么帮助睡眠的药物,被抢劫时的那一幕总会清晰地出现在梦里。涌出的鲜血,以及救她的那个恩人的惨叫声,每每让她悚然惊醒。
  
  无奈之下,安小兰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只要她能够面对这件事,解决这件事,心病将不治自愈,不会再夜夜经受噩梦的折磨了。
  
  这天,安小兰终于下定了决心,将遭遇抢劫后自己落下心病的事对王凯全盘托出。王凯责备她说:“这事你为什么不早说?”
  
  安小兰嘲讽地说:“跟你说有什么用?当年你要是早点同意卖房,我会出这事吗?”
癫娴病对身体什么影响啊  
  王凯无言以对,他叹了口气,问安小兰打算怎么办。
  
  安小兰说:“我准备在网上发个帖子,说明大致的时间地点经过,寻找当年帮我的那个人。这件事情我不方便出面,一旦被媒体知道,公众不会赞扬我知恩图报,只会骂我忘恩负义。所以这件事还是由你暗中操作,千万别把事情办砸了。”
  
  王凯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王凯在网上发了篇帖子,题为“寻找我的恩人”,呼吁当年见义勇为之人跟他联系,一旦确定身份无误,将予以重金酬谢。
  
  这个帖子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跟帖无数,很多人指责发帖人的逃跑行径,也有不少人跟帖说自己就是见义勇为的人,并跟王凯联系。虽然安小兰当晚没看清见义勇为者的相貌,但这些人提供的细节显示,他们都不是安小兰要找的人。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这天,一个叫张少伟的人打来电话,提供的细节信息完全正确,王凯大喜,立即安排了安小兰和这人见面。
  
  张少伟满面愁苦之色,一身破旧过时的衣服,看上去起码有六十岁。安小兰想起了当年恩人冲上去时,那副龙精虎猛的样子,不觉心下生疑,问道:“张先生今年多大�q数?”
  
  张少伟自嘲道:“我看上去太老了,是吗?其实我还年轻呢。”说完,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原来,他今年刚刚四十出头,十三年前,不过二十七岁。张少伟慨叹道:“你有疑问这不奇怪,因为你不知道当年因为帮你,我失去了什么。”
  
  张少伟一把掀开衣服,在他腹部,赫然是一长一短两道疤痕。原来,短的那道,是当年挨了劫匪一刀留下的,那一刀刺穿了脾,动手术摘脾中卫专治癫痫病的医院的时候,又留下了第二道长疤痕。
  
  不但如此,因为伤口感染,他在医院整整住了三个月,折腾得死去活来,最后虽然保住了命,但从此身体异常虚弱。因为再也干不了体力活,被原来单位开除了。老婆勉强跟他过了两年,最后跟别的男人跑了。这些年,他就靠着捡破烂生活,物质上的拮据和精神上的苦闷,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了二十岁。
  
  “当年我报了警,跟警察说我是因为见义勇为受的伤,希望能得到见义勇为奖金。但是警察找不到你,没人给我作证,所以我就得不到那笔钱。”张少伟叹了口气,说,“当年,你为什么要跑?你知道你一走了之,把我害成什么样了吗?”
  
  安小兰不敢看他的眼睛,咳嗽了一声,道:“我当年也有说不出的苦衷……现在,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会尽全力满足你的。”
  
  “我能有什么要求?只要你能帮我把原来的房子买回来,让我有个安身的窝,我就感激不尽了。”说着,张少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那房子现在得几十万,要是太多就算了。”
  
  安小兰当然愿意满足恩人的要求,她出高价购回张少伟的旧居,又送他一辆车子和一百万现金,只求他不要把此事声张出去,不要让人知道她曾经的忘恩负义。张少伟一口答应下来。
  
  2。仇人现身
  
  解决了这件事情,安小兰心结尽去,当夜一觉睡到天亮,醒来时神清气爽,状态竟是十三年来前所未有的好。刚洗漱完毕,茶几上的电话响了,正是王凯那部用来联系见义勇为者的专用手机,想来又是有人想浑水摸鱼。安小兰心想,得赶紧在网上说明寻恩行动已经结束了。她随手接起电话,只听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颠痫可以治吗音说:“那起抢劫发生的时间是十三年前的五月十三日晚上十点左右,地点是福安街瑞华超市东二十米的胡同里,我说得没错吧?”
  
  安小兰大吃一惊,这些细节,除了自己和张少伟,就只有那个劫匪知道,难道,这人是那个劫匪?他不知道张少伟已经出现,异想天开想要冒功邀赏吗?自己何不趁此机会抓住他?安小兰立刻下了决心,当下假作惊讶地问:“难道你就是当年救我的恩人?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闫涛。”对方大大咧咧地说,“这些年你坑死我了,你打算拿出多少钱报答我啊?”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一定会给你酬谢金的,你看我们先见面好吗?”
  
  安小兰刚放下电话,王凯提着早餐从外面回来,安小兰赶紧把事情说了一遍。王凯立刻拿出手机准备报警,突然之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放下手机说:“不对,不能报警。如果报了警,这件事就曝光了,老婆,那样的话,你的个人形象就全毁了。”
  
  安小兰这才醒悟,自己光想着报仇了,竟然忽略了随之而来的后果。可是,就这样放过闫涛,她一样不能甘心。她想了想,说:“这家伙令我十三年来睡不安寝,放过他是不可能的。我们不是在派出所有朋友吗?就是简单地报警抓人,求他们帮忙控制一下,别把消息外传,这样总没问题吧?”
  
  安小兰说做就做,而派出所的朋友也答应了她的请求。她和王凯提前来到见面地点,警察暗中埋伏在外。可是见面时间过了半个小时,闫涛却一直没有出现。安小兰打电话过去询问,闫涛咬牙切齿地说:“我正想问你呢,你是不是信不过我?你报了警,警察就在外面那辆车里吧?”

上一篇:谁都不能替你活

下一篇:爱情专注有多难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